冷坑堆积处

© 即舟
Powered by LOFTER

去给华师兄传(pai)话(zhao)被师兄暴打_(:з)∠)_

伪装成亦亦去找大师兄皮一皮hhhh

待拓印完和光再去找亦亦合照ớ ₃ờ

日常替嗯嗯师兄表【piao】明心迹【bushi

【勉辣】锋芒毕露(4)

 ·一个陈年巨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夜已深,月西...

【勉辣】所谓发芽

·吐花症AU

·失踪人口回归_(:з」∠)_

·超短小短篇

大约是久别重逢的那一刻,深埋的情感终于破土而出,悄然开满枝桠。

局里新来了个小调查员,傻兮兮的,似乎是得罪了人被硬塞到这个部门。

不过他好像并不知情。

所以说他傻兮兮的。

他好奇心很重,不出任务的时候不是泡档案室就是追着沈辣“沈哥”“沈哥”地叫,像极了当年追着吴仁荻问的沈辣。

沈辣到时有几年没有见过吴仁荻了。他把给邵一一档劫的任务扔给了已经开始能独当一面的沈辣。

沈辣......不敢不从。

何况为了孙大圣,他也会护邵一一周全。

小调查员出了趟任务,带回来一大袋瓜子。先是咋...

我忘记了(强行车祸失忆狗血梗)

文案:

尖锐,刺耳,刹车声

白光,鲜血,救护车

杂乱的脚步声,摇晃的担架,反光的手术刀,浓重的血腥味

睁眼,空无一人的身侧

“我是谁?”


虚弱期刚过,迫切地想见他。

他眼中的宠溺像是要溺出来,却是对着另一个姑娘,

那个彷徨的他睁眼后看见的第一个人。

他将她护于身后,眼神警惕

“你是谁?”


正文:

身后传来尖锐的刹车声,沈辣还没来得及回头看,多年练就的本能先一步使他身体做出反应,一个帅气的后空翻跃上车顶.......


迎面一道刺目的白光,吴仁荻眼睛都没眨一下,车子仿佛被无形的线切割一般分离崩盘......


司机表情狰狞地猛踩油门冲向...

【勉辣】上船

·长生不老的白毛们一直活到了人类征服了星辰大海。


·“世间所有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。”——白落梅


沈辣整了整衣领。镜子里的年轻人沉静而内敛。他拨了拨有些过长的刘海,暗道过几天找个时间剪一剪。

打开通讯录,滴滴声响成一片,全是阿朝的消息。

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可以去找过轮回的家人,以至于几百年,他甚至没有见过任何一个转世的亲人,以及曾经的朋友兄弟。

直到三年前,他意外地遇到了阿朝。他曾唤他,三叔。

可现在的他已不再姓沈,年龄也让他无法唤出“叔”。十八九岁的青涩少年,性格意外地活泼,原来他年轻的时候会是这样。

阿朝还是参了军,难得休假,回来第一件事是...

【勉辣】锋芒毕露(3)

·恐怖预警

上一章看这里


山旮旯里车实在是开不进去了,一行人只能下车步行。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。李队叫住沈辣“那个一室的你的包看着很轻啊不如......”就见吴仁荻轻飘飘看了他一眼。

“......不如让我帮你背吧。”当领队绝对要学会审时度势对吧。

有人罩了不起哦。

沈辣倒是没在意,摆摆手拒绝了,侧过头问吴仁荻:“你一直盯着我的手干嘛?”

“看几眼你的狗爪子你还有意见了?”特别理直气壮。

“有啊。”

一旁听见的众人疾退三米开外。

更有甚者已经念起了大悲咒。

吴仁荻却只看了他一眼,发出一声短促的笑,径直往村口走去。

.....这样什么都不做好像更...

【勉辣】锋芒毕露(2)

·填一个快要忘记大纲的陈年巨坑_(:з」∠)_

·恐怖描写预警

上一章看这里


“孙德胜把他脂肪都塞进你胆子里了?”阴阳怪气的语调。沈辣勾了勾嘴角,单手在桌面上一撑,一个帅气的翻身坐到桌子对面

“我都看到了,什么'他'今天又泡了一整天档案室......”沈辣扬了扬手里的《冥人志》,“这个'他'是我吧?你是不是........"话才说一半,吴仁荻的手已经掐上了他的脖子,随即一挑眉“种子?”

沈辣搭上吴仁荻的手一根根把脖子上松了力道的手指掰开。


一旁假装自己不存在的教主一脸惨不忍睹地单手捂脸。

这不是孙德胜的脂肪就能解决的问题。

高亮...

沈辣是一棵生长在树下的韭菜。

营养不良,每天都吃不饱QAQ

他旁边的大树吴仁荻暗恋他很久了。

终于有一天,吴仁荻鼓起勇气说:“韭菜,看你黄得七荤八素有点脏我眼睛,请你吃饭怎么样?”

韭菜(虽然感觉好像哪里不对的)惊讶脸:“真、真的吗?”

“嗯。”吴仁荻说着,挪了挪层层叠叠的繁茂叶子,完全被挡住的阳光投下来,照在韭菜的叶子上。

光合作用吃得饱饱的韭菜很多年后才反应过来,

我营养不良全他妈是因为这孙砸把阳光都挡住了!

1/3